威尼斯漫遊(二):聖馬可廣場之總督宮 Palazzo Ducale(Italy)

2018 年第一次到訪威尼斯,雖然停留了五天,完全不清楚位在聖馬可廣場上的總督宮 Palazzo Ducale 是不可錯過的參觀景點,後來看到網路有攝影大師分享照片,我才知道這棟建築物也是不可不遊的重要景點。於是去年(2019) 再來威尼斯旅遊時,目標就是威尼斯雙年展和總督宮。

這張是總督宮一個面向的照片,我們一大清早搭水上巴士,大概七點多到了聖馬可廣場,這一天是陰天雲層很厚,有點可惜,拍照光線不夠,但是遊客不多,難得一見的空曠景象。

參觀時間選擇

後來決定選擇傍晚時間六點左右,到訪總督宮參觀,當時會挑這時段也是仔細考慮過,總督宮是聖馬可廣場上除了聖馬可大教堂和鐘樓之外,最吸晴的景點之一,遊客從早到晚絡繹不絕。因為我想好好拍照,就想說傍晚時刻應該不少團體遊客會離去,剩下的大都是自由行的散客,看到照片後也證實我的想法剛好抓對時間。

若說有什麼不完美的就是傍晚時間陽光不夠,拍照就是下圖的效果,彩度不足,沒辦法只好這樣了,有一好就沒有二好。

訂票資訊和開放時間

官網訂票網址:https://palazzoducale.visitmuve.it/en/pianifica-la-tua-visita/bookings/

特別必須注意一點,這個票不是單一門票,而是一張聖馬可廣場套票。同時包含了:
總督宮 Palazzo Ducale,科雷爾博物館 Museo Correr,國家考古博物館 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 和 聖馬可圖書館 Biblioteca Nazionale Marciana,去年買票時名稱為:St. Mark’s Museums。
你買一張票含其他三個地點的門票,沒有單一門票販售,不過我個人實地參觀了所有的景點,除了圖書館沒時間到訪,整體而言是很值得的啦!

我提醒一下,這是快速通關票,若你時間不趕,也不用上網訂票,因為每個訂票網都有收手續費,不然好像現場買票價是 25 歐元。但是網路訂票有效期限是三個月內,從你取票日期開始計算,時間上還算彈性,我個人覺得不錯。

另外,若你參觀更多博物館的話,可以考慮買博物館套票 Museum Pass,票價為 40 歐元,包含了以下景點:
Doge’s Palace, Correr Museum,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Monumental Halls of the Marciana National Library, Ca’ Rezzonico, Carlo Goldoni’s House-Museum, Palazzo Mocenigo Museum, Ca’ Pesaro,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Glass and Lace Museum at a reduced price compared to buying each ticket for the museums of Venice。

總督宮的開放時間較一般景點為長,尤其是週末開放到晚上十一點,夏天到訪的遊客更適合一遊:

4 ~10 月:週日到週四 8.30 am – 9 pm (最晚入場 8.30 pm) ;週五和週六  8.30 am – 11 pm (最晚入場 10.30 pm)
11~ 3月: 8.30 am – 7.00 pm (最晚入場 6.30 pm)

https://palazzoducale.visitmuve.it/en/pianifica-la-tua-visita/opening-times

開始參觀

總督宮的入口是穿過 Porta del Frumento 門(在建築物最古老的門),進入宮殿後,庭院的北方與聖馬克大教堂之間的交界被封閉,曾是總督教堂。中庭兩側建築為,左側的 Piazzetta 樓(也是聖馬可廣場上看到那面)和右邊的 Renaissance樓。

地面一樓是 Museo dell’Opera 和公共服務處,過去曾經是廚房地點現在是被臨時展覽區,參觀方向庭院往由樓上開始,二樓的走廊區是總督住所,然後到二樓和三樓的行政機關空間,最後是參觀軍械庫和監獄結束。

下圖是位在庭院的中心兩座始建於16世紀中葉八角形外圍的水井。

因為我們是傍晚到訪,遊客不多,很適合想拍個人照的遊客,現場就看到拍照拍很久的遊客,也不會有人嫌棄啦。雖然我買的是快速通關票,因為傍晚遊客不多,就算現場買票也不用花太多時間排隊,一開始我們先在中庭拍照好一會,再走上樓梯來參觀。

我個人的心得是威尼斯總督宮是繼佛羅倫斯舊宮 Palazzo Vecchio 之後,義大利行程另一個讓我驚豔的景點,真的強烈建議有到訪威尼斯的遊客,實在不可錯過。

威尼斯共和國行政制度起源

一般總督宮的參觀開始在中庭廣場,然後上樓參觀當時的政治和司法行政機關所在房間,威尼斯共和國主要的行政中心,在共和國成立早期,司法體系是獨裁統治,威尼斯總督是專制的統治者。總督為終身制,最初由拜占庭帝國任命,從11世紀起,則改由當地人士選舉產生。

在12世紀,里亞托貴族家族通過建立由六位公職議員組成的次要委員會和特定委員會作為最高法庭,進一步削落了總督的權力。在這段時間總督還有少許實權,而真正的權力操控在威尼斯大議會上,這是一個極為限制的議會式機構,只准許共和國內的貴族成員參與。威尼斯遵循混合政府模式,將總督君主制、參議院的貴族制、大議會的民主政治三種體制混合而成的聯合政府。

以上”威尼斯共和國行政制度”參考:維基百科中英文版

建築風格與設計

總督宮(義大利語:Palazzo Ducale),是一座位於義大利威尼斯的哥德式建築,過去是政府機關與法院,同時也是威尼斯總督的住所。總督宮南面為威尼斯潟湖,西面為聖馬可廣場,北面為聖馬可教堂。目前的建築主要建造於1309~1424年期間,1574年時遭遇火災,嚴重受損。儘管 Andrea Palladio 提交了新古典主義風格的設計,然而隨後的重建工作仍延續了原來的哥德式風格,不過也有一些古典主義的特點,比如自16世紀以來,總督宮通過嘆息橋連接到監獄(Palazzo delle Prigioni)。

現在總督宮、嘆息橋與監獄組成一座博物館。

以上參考維基百科中文版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0%BB%E7%9D%A3%E5%AE%AB_(%E5%A8%81%E5%B0%BC%E6%96%AF)

先說一下我初體驗的感受,當時海權時代威尼斯王國的富裕和千餘年的歷史,以及各種藝術文化的精彩創作,在這座總督宮可以說可以到一個表現的極致呈現。

下圖是我們到了三樓參觀的 Sala delle Quattro Porte 四門廳,這個房間具有等候室和通道休息室的雙重功能,是宮殿中的正式前廳。它的名字來自於四扇華麗的門,這些門由珍貴的東方大理石框著,每扇門上都有一個雕塑群,每個的雕塑作品群都有寓意,是指那些可以激發承擔政府責任者的美德。

依舊還是參考官網相關資訊介紹(我不是文史背景專家,只好參考官方資訊了)
https://palazzoducale.visitmuve.it/en/the-museum/doges-palace/the-palace/

哥德式建築與起源

總督府是哥德式建築的傑作,令人印象深刻的結構由多層建築元素和裝飾物組成:從 14和15世紀的原始基礎發展為重要的文藝復興時期,和富裕的風格主義者的附屬品。該結構由三大塊組成,並結合了以前的結構:通往聖馬可盆地的一側是最古老的建築,始於西元 1340年;通往聖馬可廣場的側翼從 1424年開始以現在的形式建造;運河邊始建於1483~1565年之間,是總督的住所和許多政府機關的所在地。

這座宮殿般的行政機關最早記錄是西元 810年時,當時的總督將行政機關遷移至此,但是九世紀沒任何痕跡遺留下來,因為在十世紀被一場大火燒毀。之後於西元 1172 ~1178年間開始重建,偉大的改革家 Doge Ziani 徹底改變整個聖馬可廣場的佈局,新的宮殿由要塞建造,一個面對 Piazzetta,用於安置法院和法律機構;另一個則俯瞰聖馬可盆地,用於安置政府機構。當時的建築只有少數痕跡可於今日看到,如拜占庭式和威尼斯式建築的特徵,一樓地面牆的伊斯特拉石,一些人字形的磚砌路面。

下圖是 Sala delle Quattro Porte 四門廳在牆上的繪畫,西元 1593年 Andrea Vicentino 繪製了作品《亨利三世到達威尼斯》( The Arrival in Venice of Henri III),描繪了總督和族長歡迎法國國王前往威尼斯。

新哥德式宮殿和火災事件

新的哥德式宮殿的建築始於 1340年左右,也是我們現在看到建築物,主要集中在面向潟湖的建築物一側。後來 1483年,宮殿的運河一側發生了猛烈的大火,當時是總督的住所,再次重建工作變得十分重要,Antonio Rizzo 將新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語言引入建築物。從 Ponte della Canonica 橋到 Ponte della Paglia 橋,運河旁修建了全新的結構,工程於1510年完成。

但在 1574年另一場大火摧毀了一些二樓的房間,所幸沒有破壞建築物的結構,工程立即開始替換這些房間的木製家具和裝飾。1577年,當作品剛剛完成時,再一場大火毀壞了 Sala dello Scrutinio 和大議會會議廳,之後又迅速進行了重建工作,以使其恢復到1579~1580年的原始外觀。

到19世紀末,整棟總督宮結構顯示出腐爛的跡象,義大利政府撥出大量資金用於大規模修復,許多原始的14世紀主題被移走並取代,而現在成為歌劇院博物館 Museo dell’Opera 的收藏品。所有行政公職都搬到別處,除了保護歷史古蹟的國家辦公室仍在其中。在1923年,義大利政府任命市議會將其作為公共博物館進行管理,後來於1996年,總督府成為一部分威尼斯的公民博物館之一。

我把總督宮的由來歷史用很簡約的方式整理介紹,詳細內容還是建議上前方官網歷史去看更清楚。

下圖張照片是 Sala delle Quattro Porte 四門廳的天花板,1574年該地區的大火嚴重破壞了這個房間和房間,但所幸沒有造成結構損壞,目前的裝飾是 Antonio da Ponte 的作品,Andrea Palladio 和 Antonio Rusconi的設計。四方形天花板的灰泥裝飾來自 Giovanni Cambi,被稱為 Bombarda,壁畫帶有神話主題,描繪了威尼斯統治下的城市和地區,由 Jacopo Tintoretto 於1578年開始製作。

以下資訊參考官網:https://palazzoducale.visitmuve.it/en/the-museum/layout-and-collections/institutional-chambers/second-floor/

Sala dell’Anticollegio (會議廳正式的前廳)

這個房間是 Sala dell’Anticollegio (會議廳正式的前廳),外國參議員和代表團在這裡等待,參議院授權的接待廳,負責處理外交事務。這個房間在1574年大火後經過了修復,裝飾也得到了恢復,包括粉刷工程和天花板壁畫,類似 Sala delle Quattro Porte 四門廳那樣,天花板上飾有灰泥和壁畫。

中央壁畫向威尼斯展示了榮譽和獎勵,牆壁的頂部裝飾有珍貴的帶狀裝飾,包括窗戶之間的壁爐,和通向議會大廳的華麗門口,科林斯式柱子上有一個山牆裝飾,上面是大理石雕塑刻著威尼斯的女性形象,上面掛著一頭獅子,並伴隨著榮耀和和平的寓言。門口旁邊​​是 Jacopo Tintoretto 為 Square Atrium 繪畫的四幅畫,於1716年被帶到這里以替代原始的皮革牆板,所描繪的每個神話場景也都是共和國政府的寓言。

Sala del Collegio 理事會會議廳

這個房間是 Sala del Collegio 理事會會議廳,在這裡開會的理事會由兩個獨立權力機構:Savi 和 la Signoria 所組成。前者又分為 Savi del Consiglio 主要關注外交政策,和 Savi di Terraferma 負責與威尼斯在義大利本土的帝國有關的事務,還有負責海上事務的 Savi agli Ordini 。

Signoria 由四十個理事會首長和次要理事會成員組成,該理事會由總督和六名議員組成。理事會主要負責組織和協調參議院的工作,大使和政府管理者的前衛派遣,接待外國代表團和促進其他政治和立法活動。除了這些共同的職能外,每個機構都有自己的特定任務,使該機構成為參議院工作,特別是在外交事務中的指導情報。

Sala del Collegio 理事會會議廳裝飾由 Andrea Palladio 設計,以取代1574年大火中被摧毀的裝飾。牆壁和木鑲板,以及雕花天花板是 Francesco Bello 和 Andrea da Faenza 的作品,設置在天花板上的精美畫作是由 Veronese 委託完成的,於1575 ~ 1578年間完成。

天花板是藝術家的傑作之一,慶祝共和國的美好,以及其所依據的信仰和指導美德的作品並加強。說真的,參觀到才幾個房間,我真的驚訝不已,原來義大利威尼斯古老共和國,建築藝術表現是這麼華麗精湛啊,尤其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火災,還可以這麼快修復重建。

這是從另一個方向經過 Sala delle Quattro Porte 四門廳,由此可以看出四個門分別往通不同地點方向。

Sala del Consiglio dei Dieci 十人理事會議廳

這一間是 Sala del Consiglio dei Dieci 十人理事會議廳,西元 1310年 Bajamonte Tiepolo 和其他貴族推翻國家機構的陰謀之下成立的,建立目的是對陰謀的信奉者進行判斷之後,最初是作為嘗試這些陰謀者的臨時機構,正如威尼斯歷史常發生之事件,最終成為了一個永久性機構。

十人理事會的權力涵蓋了公共生活的所有領域:宗教正統,外交政策,間諜活動,捍衛國家。因此,為寡頭政治服務專心致志,無情殘酷的法院神話的興起,很快就以秘密的形式下達了判決。十人理事會由參議院選出並由大議會選舉產生的10名成員組成,總督和他的六名議員也加入其中,佔據了會議廳17個半圓形輪廓。

十人理事會議廳的天花板裝飾由 Gian Battista Ponchino 與年輕的 Paolo Veronese 和 Gian Battista Zelotti 合作完成,被加上雕刻和鍍金分成25個隔間,裡面有神職人員和寓言的圖像,這說明了這個十人理事會的權力,按照天庭的形象,十人理事會的任務是懲治罪行和釋放無辜者。因此,藝術家經常傾向於將神話事件或人物的傳統解釋,與特定於威尼斯及其歷史的閱讀相重疊。

這一間是當時軍械室展示區,有威尼斯共和國時代留下來的各種軍刀槍械武器等。

這一幅修復不很完整的古代繪畫位在 La stanza del Guariento 廳中,是我在總督宮古物修復室旁看到的展示品,應該是以前某部份的殘留古代畫作,經過一番修復工程才得以呈現的。不過我個人很喜歡這幅殘缺不全的畫作,歷史藝術的傳承代表象徵吧!

這裡是歷史古物維護室,我覺得第一次在義大利看到歷史藝術畫作修復( 前年在佛羅倫斯的聖十字聖殿 Basilica di Santa Croce),還有威尼斯總督宮的雕塑人像維護,讓我覺得十分有意義,一個藝術文化古國是如何在現今科技下,進行整理和維護修復工作。

參議院會議廳 Sala del Senato

這間是我覺得空間感最令我震撼不已的參議院會議廳 Sala del Senato,是位在三樓最華麗壯觀的大型會議廳,光從視覺印象給人深刻的感受,可想而知威尼斯共和國海權時代,如何在地中海一帶獨佔東方貿易和利潤最高的香料貿易,維持了許多年的海上霸權和獨立地位,以及累積了不少的財富和國際地位。

參議院大廳 Sala del Senato 同時也叫做 Sala dei Pregadi,因為總督要求參議院議員參加在這裡舉行的會議,在此開會的參議院是威尼斯最古老的機構之一,其最初成立於13世紀,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發展,直到16世紀。這裡是負責監督如生產,貿易和外交政策等經濟金融事務的機構,並成為主要理事會的一種限制性委員會,只有最富有的家庭的代表才能參加。西元 1574年大火過後,就開始重建裝修直到 1580年。

當天花板完成後,圖案裝飾便開始了,於1595年完成。Tintoretto 和他的工作室是一些作品的作者,基督顯然是最主要的人物,也許是指參議院選舉“總督”的“會議廳”,被認為是在上帝之子的保護下。Jacopo Palma il Giovane 創作的四幅畫作與威尼斯共和國的歷史事件息息相關,在這裡,人們記得威尼斯的英勇防禦,象徵著它發射代表公牛的獅子標誌著整個歐洲。

十六世紀初,威尼斯進一步擴大了其在大陸的統治範圍,發現不得不面對一些主要的歐洲大國之間的聯盟,如羅馬教皇,帝國,法國和西班牙,他們都對威尼斯的擴張感到擔憂。儘管在軍事上失敗了,但威尼斯將在當時的同盟上取得重大的外交成功。

這一幅畫作是位在 Sala del Senato 參議院大廳天花板上的畫作,叫做”The Triumph of Venice” 威尼斯的勝利,由 Jacopo Robusti 在西元 1587 – 1594年間完成。

參議院會議大廳是總督宮建築中空間最大的一個房間,也是可以吸引我佇足停留許久的地方,旁邊還有一些長排座椅,提供遊客休息欣賞整個房間格局之用。

審查室 Sala dello Scrutinio

這是位在參議院會議大廳旁邊的審查室 Sala dello Scrutinio,在西元 1430~1450年間建造,起初環境很棒是用來存放珍貴的手稿,實際上在古代這個房間叫做圖書館。西元 1532年,商會還應舉行選舉計算或審議標記著威尼斯的政治,這裡有一陣子兩種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功能並存。在 1577年大火之後遭受損毀,之後再度重建後,豐富的天花板由畫家製圖師 Cristoforo Sorte 設計,各種軍事史集美化了威尼斯人,特別強調征服海事帝國。

這間房間的繪畫作品也是記載了威尼斯在當時各種戰爭勝利的歷史記錄,歷史上一直到1521年威尼斯雖然未有嚴重的領土損失,但已耗盡國力及人物力資源。這讓威尼斯人深刻感受到,他們財富與國際地位的巔峰期已一去不返,而且威尼斯徹底喪失了陸上的霸權勢力,不再像過去一百年那樣主導義大利中北部的政治格局(改由西班牙和法國主導)。

由18世紀開始,雖然威尼斯共和國能繼續統治威尼斯地區、亞得里亞海沿岸地區和愛奧尼亞群島,但已衰落而活在過去榮光的陰影之下。在1797年拿破崙法軍入侵威尼斯,隨後割讓給奧地利。1805年又變為拿破崙義大利王國一部分,1814年又被奧地利占領。在1848年起義中威尼斯共和國曾短暫復國,很快便被奧地利征服,成為倫巴第-威尼西亞王國的一部分。1866年,脫離奧地利,統一到以撒丁尼亞王國主導的義大利王國。

威尼斯共和國

威尼斯共和國的歷史也是義大利很重要的一部份,威尼斯人信奉天主教,卻不受羅馬教皇約束,這在中世紀是一種獨特的現象。威尼斯主教由威尼斯參議院提名後,由執政官通知教宗,教宗可以否決,但不能自推候選人。威尼斯有60 至 70個教區,各教區神父由本區內房產所有人推舉,然後由威尼斯主教任命。一般僧侶受貴族監視,聖馬可是威尼斯的主保聖人,聖馬可大教堂與威尼斯執政官官邸相連。

以上參考:維基百科中文版–威尼斯共和國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威尼斯共和国#参考文献

在參觀參議院會議大廳和審查廳時,旁邊的窗戶開放面對中央庭院,時間約晚上七點多,我在裡面參觀了大約一個小時,夏天傍晚還算不錯,氣溫不高,若是白日擠滿遊客之時到訪,除了較大的會議大廳,有的房間可能還會覺得有點悶熱難受。

最後趁著還有太陽之時,多拍了幾張總督宮中庭建築的照片。

這個時間中庭幾乎連一位遊客都看不大到,安安靜靜的總督宮,真的很有中古世紀的感覺呈現。

地窂

接著又走了地道前往監牢所在處,這也是所謂的歎息橋,原來裡面長的這個模樣,完全看不出來。歎息橋始建於1614年,將總督宮與容納新監獄的結構聯繫起來。這座橋被四面封閉和覆蓋,包含兩個彼此相鄰的獨立走廊。

我拿一張隔著窗戶拍出來的照片做個比對,也是當時被囚的犯人最無耐的一條通道,一座巴洛克風格的石橋,密封式拱橋建築,由內向外望只能通過橋上的小窗子。嘆息橋的兩端連接法院與監獄兩處,死囚通過此橋之時,常是行刑前的一刻,因感嘆即將結束的人生而得名,最後瞥見了潟湖,並看到了自由卻難以得到,是威尼斯最著名的橋樑之一。

這是當地的地牢所在處,不曉在古往今來的歷史中,有多少的囚犯被關在此處。

配合光線不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更顯出這座地牢監獄的外在印象。

最後就離開地牢前往中央庭院,總督宮的參觀大概即將告一段落。

中庭樓梯

最後這座樓梯也是介紹一下,是中庭最顯著的建築設計之一, 巨大樓梯用於正式入口,由 Sansovino 的兩幅火星和海王星巨大雕像守護,這些雕像代表了威尼斯在陸地和海上的力量。專為總督 Francesco Foscari(1423-1457)打造的圓形拱門,交替了伊斯特拉石和紅色維若納大理石的樂隊,並將巨大樓梯與 Porta della Carta 門相連,遊客們通過此樓梯離開宮殿。

傍晚七點半參觀完了總督宮,回到了聖馬可廣場前,來往遊客穿梭依舊,露天咖啡座也仍在營業,包括廣場上的小販也是。

威尼斯守護神和石柱

靠近潟湖河邊有兩根威尼斯著名的白色花崗岩石柱,是威尼斯守護神的象徵。一根柱子上的是守護者聖狄奧多 Saint Theodore,他是聖馬可之前的城市贊助人,手裡拿著矛和鱷魚,代表他被殺死的那條龍。另一根柱子上有聖馬可象徵的飛獅,這兩根石柱是威尼斯官方城門,威尼斯的貴賓都從石柱中間進入城市,然而這裡也曾經是威尼斯執行死刑的地方。

最後,我想說這篇遊記是我參觀官網資料,再對照當時拍的照片,加以整理出來的文字記錄,或者說也只是把官網英文和義大利文,用翻譯軟體加上整理後,寫出來的記事記錄,若有任何錯誤誤殖,也請見諒。我也曾想過光貼個照片寫個感想就算了,只是不曉得曾幾何時,我的遊記變成這種落落長的格式,算了,就這樣吧!

Pureing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分享喜歡的風景

文章: 67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