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四夜的格陵蘭之行印象(Greenland)

從丹麥 Copenhagen 機場搭了五個多小時的 Air Greenland 去格陵蘭北緯 69 度的 Ilulissat, 這段航程不曉得為何, 我坐的很難過, 睡也睡不著, 只覺得怎麼這麼久還不會到, 以前搭歐亞長程線大概是有心理準備, 上飛機後就睡覺了, 而在歐洲內陸搭的短程線, 平均也是兩小時就到了. 這次搭到格陵蘭卻讓我覺得時間漫長啊…, 不過可惜的是它機上的餐飲還不錯吃, 只是時間真的不對, 我就是坐立難安, 沒有胃口.

總算, 讓我在飛機上看到格陵蘭大陸的冰海奇景了, 我和旅伴簡直興奮的不得了, 拼命拍這段景象, 後來有位乘客看到我們的舉動, 笑笑談到他對於此景已經沒有大大的感覺了, 因為他是丹麥人, 長期在格陵蘭首都 Nuuk 工作, 來往已經十多年, 早就看到沒什麼感覺了.

從飛機上看到一塊塊的冰層在碧藍澄淨的海上漂流, 有時拍到 Air Greenland 的機翼, 搭配對我們而言難得一見的自然奇景(有可能這輩子只有這一次了). 心中感受真是無以言語. 飛機航行到格陵蘭大陸上, 看到的是冰河和夏季冰雪溶化後的光秃秃的山巒大地, 讓人感受到這一塊土地在自然界裡很特別的意義.

接著我們到了格陵蘭大陸的轉機點 Kangerlussuaq, 所有乘客都必須下機, 因為幾乎大部份進出格陵蘭的飛機都是在此轉機, 再分別搭前往格陵蘭城鎮的紅色小飛機, 在 Kangerlussuaq 候機室時, 還真是第一次看過這麼簡單的轉機點, 進出沒有特別的指定或特定走道, 大部份的乘客只是找個地方稍做休息, 等待前往目的地的飛機出發, Air Greenland 的小型飛機如同它網站的顏色, 清一色都是鮮紅色, 而且重點是不對號入座, 因為這根本是格陵蘭當地人民的交通”機”了, 當地人民的行李有生鮮食物, 甚至連小動物都可以看到, 因為他們城鎮之間的交通工具不是船就是飛機了.順便一提的是, 此時氣溫是攝氏5度上下, 在候機室的指示燈有標出. 嗯, 很難想像, 這是格陵蘭的夏天, 攝氏5度.

飛機在行駛時, 還真是吵到不行, 轟隆隆的引擎聲加上機翼的螺旋槳, 讓你連講話都幾乎聽不清楚, 還有重重的柴油味, 真是很有地方交通工具的感覺. 而小飛機的行李卸放是沒有工具車幫忙的, 全靠地勤人員一件件搬上行李艙, 這件工作在冰天雪地的格陵蘭還真不輕鬆.

我們一共在格陵蘭停留了五天四夜, 前三天都是住宿在 Ilulissat, 在此做三天的旅遊觀光. Iluslissat 其實很小, 整個鎮上人民差不多應該只有幾百人, 分佈在港區周圍以及鎮上, 在港口可以看到漁船以及工廠, 和海上漂流的浮冰. 

格陵蘭城鎮的房屋建築特色就是鮮艷, 幾乎不脫紅, 黃, 藍三色為主, 主要是因為長時間白雪覆蓋, 氣候嚴寒, 用鮮艷的顏色一來在白雪大地極好辨識, 一來也有點不一樣的活潑氣息. 在照片上呈現也是極好看的景象.

而在鎮上的交通工具除了汽車就是雙腳啦, 因為是岩石大陸地形, 坡度不小, 你若沒有汽車, 還是用雙腳走比較方便, 只是腳力要多練練, 當地人可是很習慣每天這樣上上下下出門工作上班或上學, 因此我們在 Ilulissat 住宿的三天做的最多的運動, 就是走路啦, 每天出門就要走路, 先下山(因為民宿在高處), 然後再上山(因為要回民宿), 加上山路又不是一直線, 幾乎都要迂迴環繞, 平均來回走上三到五公里上下不是問題. 所以當地人幾乎沒有胖子出現, 因為每天的運動量大概都足夠啦. 當然, 若你嫌累, 也有公車可以搭, 只是班次不多, 若五公里以內的距離, 除非是搬重物, 還是走路比較快啦. 

當地的空氣中有一個很讓人不適應的氣味就是柴油味, 因為都是柴油車, 加上還有一些重工業工廠的機械也是使用柴油, 因此我在當地最不能適應的就是到處都是柴油味, 有時聞到真是有點受不了, 加上六月底還是屬於雨季氣候溼冷, 口罩帶著還比較讓人覺得舒服點. 

下圖的照片下方可以看到一點點的白色, 就是夏天七八月可以看到的 Arctic Cotton, 可惜這是六月底, 還看不大到一大片的景象. 不然就很像夏天白雪一片片了.

六月和九月是 Ilulissat 的雨季, 整個天空都幾乎呈現霧茫茫的景象, 氣溫也極低, 至少對我而言啦, 應該最冷時只有攝氏零度到五度, 加上下雨, 溼溼冷冷, 偶爾又刮起一陣寒風, 可真是不好受, 我們三人的裝備除了全套的Gortex 外套, 保暖圍巾, 帽子, 手套, 褲子裡也穿了一條衛生褲, 不然雙腳被冷氣吹襲也是很不好受

下圖中右下方的 Husky 犬在寒風中淋雨, 精神還十分抖擻, 吠聲嘶吼不斷, 我想牠們應該精神不錯, 因為聽說這類型的犬類動物, 喜好是寒冷的冰雪氣候, 愈冷牠們會有活力, 所以冬天的交通工具通常都是牠們擔任重責大任, 在雪地拉起雪橇行駛於白色大地之上. 牠們的體型精瘦和有時台灣看到的哈士奇犬可是差別好多.

此外, 在 Ilulissat 我還有一個地方感到最不舒服, 就是我的眼睛, 幾乎從第一晚就開始酸痛流淚, 起先還以為是我們自行烹煮晚餐的洋蔥氣味導致, 後來第二,三天還是持續發生, 眼睛老是覺得很不舒服, 才得到一個結論, 紫外線!! 沒錯, 應該是眼睛不適應高緯度區強烈的紫外引起的反應, 別以為天氣是陰霾不明朗, 紫外線強度可是極高的, 我配戴的多層膜變色眼鏡鏡片都全成深色了, 真是很誇張, 我以為這種眼鏡有保護作用, 結果證明還是不夠啦, 最好的方法就是太陽眼鏡墨鏡啦, 不過也覺得好笑, 天氣陰沈沈, 一點陽光都看不到, 你卻戴個黑漆漆的墨鏡, 當地人難道不會覺得眼睛不適嗎? 我想未必, 偶爾還是可以看到一些人工作時戴著墨鏡, 不過聽說高緯度地區的人, 眼睛到了年老較容易有病變或全盲(我同事說的啦), 應該就跟紫外線造成的傷害有關係.

我們在 Ilulissat 停留了三天後, 便搭 Air Greenland 轉往格陵蘭首都 Nuuk, 會前往此處是為了隔天搭 Air Iceland 前往冰島首都, 原先 Air Iceland 並沒有此一航線, 後來我在查航班資料時, 意外發現從2009年六月底, 它釋出了此一新航線, 更方便了格陵蘭西部前往冰島的旅客, 不然原先都只有東部的 Kulusuk 有航線連結格陵蘭和冰島, 但 Kulusuk 和 Ilulissat 之間並無直達航線, 後來查到 Air Iceland 此一新航線 Nuuk — Keflavik, 我們二話不說馬上在網站訂好機票, 並且再到 Air Greenland 網站訂了 Ilulissat — Nuuk 的機票, 雖然兩段機票合計也要近台幣三萬, 但總比我們搭 Air Greenland 回去丹麥 Copenhagen 再搭冰島航空去冰島來得划算又省時.(題外話是, 從 Ilulissat 搭 Air Greenland 到 Nuuk 的機票竟然比從 Nuuk 搭 Air Iceland 到 Keflavik 還貴了幾千元台幣, 看來機票和距離是無關, 是和路線有關吧!)

Nuuk 雖然是格陵蘭的首都, 但和歐洲其他國家相比, 還真是一個小又迷你的城市, 不過它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普通, 沒有一點的格陵蘭氣息, 看不到在 Ilulissat 傳統的彩色木屋建築, 而是一般都市水泥樓房, 除了居民大都是標準的 Greenland 原住民膚色, 幾乎看不出來它是格陵蘭的首都. 現代化市區除了一兩間超市, 也幾乎沒有什麼景點可以逛逛, 就連我們想找個餐廳好好用一頓正餐, 也幾乎看不大到, 最後我們只好在超市隨便買了冷凍 pizza, 回去住宿的 appartment 自己烤來吃.

我們剛抵達 Nuuk 的時, 白天氣溫還算高, 大概有攝氏十多度, 但到了傍晚, 氣溫就像溜滑梯, 一下子就掉到攝氏 2 度, 而且空氣中開始起霚, 原本我們很想在晚上七點多時出去走走, 後來我和旅伴們著裝完畢要出門時, 大霧讓你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加上我們住的地方比較冷清, 最後只好決定打算回去住宿點, 晚上不要出門了.

下方照片就是 Nuuk 的舊城區, 接近後就可以明顯的看到一群傳統格陵蘭的彩色木屋建築, 而後方則是現代化的大樓建築. 只有在這裡才看得到 Greenland 的傳統印象.

隔天一大早, 氣溫還是頗低, 不超過攝氏五度, 我們預計搭中午12點的飛機離開, 打算在離開之前去 Nuuk 的舊城區走走, 那裡最著名的就是聖誕老人啦, 除了芬蘭的 Rovaniemi 之, 格陵蘭也有一個聖誕老人, 我都去過了 Rovaniemi 看過聖誕老人, 這裡怎麼可以錯過呢. 不過大概是從前一天開始, 天氣就變壞了, 早上霧雖然散去不少, 但天氣還是陰霾, 讓人想到前一天陽光普照的好天氣, 真是懷念啊. Nuuk 的舊城區濱臨海邊, 在海岸邊也有住家, 真不曉得裡面的居民怎麼受得了這樣的寒冷海風的生活, 同時也可以看到一個放滿獨木舟的木架, 大概天氣好時要滑獨木舟出海活動吧?!

可惜的是, 我們去太早啦, 那裡的遊客中心兼聖誕老人郵局, 都還沒開門呢, 早上十點才開門上班呢, 真是可惜, 我們八點多來實在太早了, 最後只好在前面照照像, 當作紀念. 後來在 Nuuk 機場準備離境時, 看到一個標示有 Nuuk 的郵戳看版, 順手拍了下來, 沒有機會去寄一張有 Nuuk 聖誕老人的郵戳寄出去, 這樣拍拍也好吧. 這個機場, 也是迷你的小, 行李沒有輸送帶, 是自己去check in 時秤重交給航空公司櫃台, 工作人員再一批批人力送到飛機上. 機場停機坪最常見的就是 Air Greenland 的紅色飛機, Air Iceland 剛開始新增航線, 連專用櫃台都沒有, 而是和 Air Greenland 借用放在小小告示以告知旅客. 

記得 2007 年去希臘時, 熱得要死破40度C的南歐夏天可以吹到清涼的海風, 可是無比暢快, 但此時在攝氏只有2-4度的格陵蘭北極夏天, 吹到海風可是會冷死人的刺骨痛, 所以下圖我拍了一張旅伴們的合照, 證明這裡真是冷死人的格陵蘭夏天啦. 最後在機場離境前, 航班又延誤了, 從到格陵蘭開始, 就發現這裡的航班好像經常會誤點, 之前從 Ilulissat 到 Nuuk, 就延了一個多小時, 現在要從 Nuuk 去冰島, 也是又 delay 了一些時間. 讓人覺得一個錯覺, 似乎像搭公車, 公車一站站停, 有人上車有人下車, 人多時車班就會 delay, 而在格陵蘭的交通工具是飛機, 角色就和公車一樣, 前面因為上下機載運人和貨物影響到時間, 而後的航班就接連受到影響. 在冰島航空飛機上時, 可以清楚島瞰 Nuuk 港灣和城市全景, 格陵蘭五天四夜之旅, 就此畫下我人生旅遊中一個重要的句點. 

另外我把在 Ilulissat 參加的兩個 Tour 行程遊記分別放在
1. Ilullissat Icefjord Midnight tour 格陵蘭午夜冰山之旅
http://pureing.tw/xuite-25558543 (照片)
http://pureing.tw/xuite-25556573 (影片)

2. Eqi Sermia in Greenland 格陵蘭冰河之旅(有照片+影片)
http://pureing.tw/xuite-25580262

附註:住宿資料

Ilulissat的住宿

Mini Appartment for 3
persons – Ilulissat Tourist
nature
e-mail touna@greennet.gl
www.ilulissattn.com
Mini Apatment will cost dkk 900,- per day + one extra bed dkk 200,- in
total 1.100,- er day and on the price there is included the transfer
fromand to the airport by bus.
要預先付完住宿費, 用國際銀行匯款轉帳, 手續費不少, 所以一共付了455Euro.

Nuuk的住宿

Nordbo A/S
Vandsøvej 13A
Postboks 1470, 3900 Nuuk
Telefon (+299) 32 66 44
Telefax (+299) 32 66 00
Email: nordbo@greennet.gl
Hjemmeside:
www.hotelnordbo.dk

三人房式公寓, 1550dkk, 現場付錢

Pureing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分享喜歡的風景

文章: 66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