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中央高地 Kjolur Route 之旅(Iceland)

我們在冰島旅遊的倒數第二天, 從 Akureyri 搭中央高地 Kjolur Route 巴士, 回到首都 Reykjavik, 巴士車程大概是 9 個小時左右, 早上八點從 Akureyri 巴士站出發, 行駛穿越冰島中部山地的 F-35 公路, 經過兩塊冰島內地最大的 iceca 冰帽(西部的 Langjokull 和東部的 Hofsjokull), 中間休息停留在 Hveravellir, 可以順便欣賞那裡的地熱現象, 最後抵達 Reykjavik.

(圖片來源: http://www.nat.is/travelguideeng/plofin_kjolur.htm)

Kjölur Route (F35) 是冰島內陸連接北部和南部的道路二條之一, 它的距離較另一條 F26 短, 但 F35 在路況上比 F26 來得安全. 不過不管是任何一條中央高地道路, 都必須是以四輪傳動的車輛來行駛, 因為中途路況情況不是一般的公路, 可能有大小石塊密佈, 必須有爬坡力佳的車輪才好行駛其間. Kjolur 地區位於西部 Langjokull 冰河和東部 Hofsjokull 冰河中間, 而南部則是 Hvita 冰河河流以及北部有Seydisa 河流. 東部和南部是冰河時期遺留下來的貧瘠,灰冰磧,低短的山嶽裝傭了這帶高原的地理景觀, 中間有一些小木屋可以提供休憩.

從 Akureyri 出發的那天, 一開始天氣還不錯, 偶爾有太陽露臉, 雖然雲層有點低, 但整體來說, 還是個不錯的天氣. 我們一共在冰島旅遊了快二週, 己經能充份體驗冰島天氣瞬間變化的景象, 一會兒出大太陽, 溫暖到可以穿短袖, 一會兒颳風下雨, 溫度驟降, 你得把外套帽子趕緊穿上以免著涼. 不過搭 Kjolur Route Bus 那一天, 因為幾乎整天都坐在巴士車上, 所以氣候如何倒不影響到我, 我則是坐在窗戶旁的座位沿途欣賞的路上的所有景色, 有時看看身旁的旅伴, 一個二個都睡死陣亡在這段八個多小時的巴士車程, 看來這段美景只有我有機會享受了.

下圖照片可以看出巴士行駛經過的內陸冰河水域. 灰藍色的河水, 就是冰川溶化成河流的證明.

巴士行駛到了中途的休息站–Hveravellir, 這裡是著名的地熱溫泉區, 尤其在中央山地的熔岩北部邊緣地帶的低溫地區, 這裡也是很受觀光客歡迎的景點, 有提供休息的小木屋, 也有非常珍貴的淋浴設備, 同時也有小金販賣巧克力熱飲的休息站, 每天有二班冰島 Kjolur Route 巴士經過, 一個從 Reykjavik 出發往 Akureyri, 另一個則是反向行駛, 不過這裡的巴士車班也只有七八月夏天才有, 過了九月, 天氣變冷路況變差, 巴士車班就停駛了. 因此, 有機會可以到冰島中央山地一遊, 又要剛好碰上開放的季節, 是難能可貴的. 所以當初我計劃時程時, 並沒有考慮搭飛機直接從 Akureyri 回到 Reykjavik, 或是像大部份搭西部的環島公路巴士回 Reykjavik, 直接選擇了這段 Kjolur Route 巴士, 或許就像很多資料上寫的, 這裡有可能是一片荒涼的山地, 但冰島荒涼的自然景觀, 卻是我一直夢想看到的真實景象.

很明顯到了這個地區, 倒處都是冒煙的火山地熱溫泉, 有的地熱口看得到被加熱過的藍白色溫泉水, 因此有的遊客是迫不及待地跳下一可以泡澡的水池, 享受一下高地溫泉的感覺. 不過這個地區似乎真的是很遊客一定會拜訪的景點, 我們遇到幾輛也是行駛 Kjolur Route 的旅遊巴士, 大部份竟然都是老年人, 嗯, 這些老先生老太太的體力還不錯, 可以忍受這樣的巴士車程, 不像我同行的旅伴, 會暈車的佔一半, 精神不濟的也有, 因此大部份的時間, 好像都只有我一個人在巴士車上是屬於清醒狀態. 此外, 我們也看到了一個日本旅遊團, 很難得看到日本人對這樣的景點遊覽也有興趣, 不過若是台灣的遊客, 大概一般人光是坐長時間的車程又不是很舒服的路況, 早就興趣缺缺了, 而這些日本遊客卻是興緻盎然, 還挺有趣的.

Hveravellir 地熱的區域並不小, 大大小小很多個地熱孔, 但它不像著名的金圈之旅中的 Geysir 有持續噴發的間歇泉, 而是你可以看見隆起如小山狀的地熱孔, 不斷發出很憤怒似的聲音, 在你耳邊不斷迴響著. 此外, 我也看了 Artic Cotton-grass, 在寒冷的極地地區每年只七八月才看得到的植物, 之前在格陵蘭有看到, 現在又在冰島看到了.

在 Hveravellir 休閒了約半個多小時, 巴士又一路朝向 Reykjavik 行駛過去, 這時看到的就是著名的兩大冰帽Icecap(西部的 Langjokull 和東部的 Hofsjokull), 坐在巴士上要拍照還真不容易, 一會兒角度抓到了, 忽然車子顛了一下, 害我的鏡頭歪掉, 一會兒什麼條件都配合了, 烏雲把 Icecap 給蓋住了, 什麼都看不到, 但還好沒有下雨, 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這一小段車程我是拍得很辛苦, 因為真的很難拍, 車窗又因為沿途風塵僕僕, 早就佈滿沙土灰塵, 讓你根本很難拍到一個理想畫面. 最後, 只好猛拍啦, 管它拍到什麼, 拍下來就是了, 反正記憶下一大堆, 也用不完. 回去後再來慢慢整理照片了.

不過老天還是不負苦心人, 耶…我有拍到冰帽了, 雖然不是很清楚, 但至少我的 Kjolur Route 冰島高地巴士之旅, 目的總算達到了, 一睹冰帽的真相, 不過這一帶還真是很荒涼, 若過了七八月, 巴士停駛, 遊客減少後, 它又得靜靜地等待十個月, 下一次隔年遊客又道訪的季節了.

在冰帽的邊緣可以看到冰河的景象, 旁邊有幾間小木屋(我想應該不是住家, 這裡應該不適合居住吧), 對了, 這條路上還可以看到羊群放牧的景象, 而且也可以看到一些載運羊群的卡車經過, 大概只他們會生存在這樣幾乎與世隔絕的自然世界裡了.

冰帽上的冰河最後尾端溶化後成了河流, 提供了這一片荒涼高地很珍貴的水源, 也只有這裡看得到綠草植物生長.

最後, 在巴士慢慢行駛離開冰島中央高地, 我在心中跟這塊曾經拜訪的土地說告別, 我應該不會有機會再來了, 在冰島旅遊的二週內, 我看到這輩子從沒見過的地理景象和自然奇觀, 以前高中唸地球科學時, 課本上的知識只是文字, 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而在20年後, 我把課本上的知識變活了, 親身體驗什麼是火山, 什麼是冰河以及冰河峽灣, 嗯…, 冰島, 這塊我期待了好久的國度, 即將畫上旅遊的句點.

最後, 補充提一下, 搭乘 Kjolur Route 沿途沒有飲食, 因此所有食物飲水要自備, 中途大概會休息三次, 一次是在 Hveravellir 地熱區, 停留時間比較長, 後面兩次則是金圈之旅的著名景點 Gullfoss 和 Geysir, 但停留時間都不長, 大概十多分鐘, 主要是提供搭乘巴士遊覽的乘客換車之用, 還有最重要一可不提的事, 就是行李啦, 一趟八個多小時的沙塵之旅, 你放在巴士下方的行李區的行李, 也洗了一次完完全全的沙土浴啦, 我們最後下車拿出行李時, 除了我的硬殼灰色行李箱看不出來(因為灰色緣故, 有髒沒髒看起來都一樣), 其他人的行李箱不管是紅色, 黑色, 還是格紋狀, 都被沙土遮蓋了原色, 髒到不行, 後來我們研判是巴士下方行李區沒有密封被底下道路激起的沙土所致, 呵…, 所以我的行李箱只要拿東西擦擦就好啦, 它是塑膠殼, 不會影響太大, 其他人都是布面的, 所以很難清潔, 只有回台灣才能好好大洗一下了.

Pureing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分享喜歡的風景

文章: 66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