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冬天, 我們在瑞典北部..(Sweden)

明天是週末, 今晚上完法語課後, 原本有點疲憊的精神, 似乎又好了起來, 大概語言課的頭腦刺激吧, 讓精神又振作了些 ! 翻出了以前的旅遊照片, 忽然很想看看白色的冬雪銀色世界, 於是就選了2008年冬遊瑞典 Kiruna 的照片. 上面這一張是在 Kiruna 的學生宿舍窗外拍的, Kiruna 只住宿了一晚, 我們找到了離市區有一小段路程, 而且是山路的學生宿舍住宿, 價位不錯, 只是有點遠, 又在山坡上, 走路會累死, 尤其是雪地拖行李. 但到了此住宿地點後, 還真覺得實在不錯的宿舍環境. 窗內的主角是其中二位旅伴, 那一年我們一共四個女生, 做了一次冬日的北歐極光之旅.

換個角度, 看看窗外的樹, 嚴冬來臨, 樹葉早己掉光, 只剩樹幹和細枝, 上滿結了一些霜和冰雪, 宣告”It is winter time”!

再看看室外溫度計, 攝氏零下十三度, 嗯, 真的是冬天才會有的溫度, 但不是在台灣, 是北緯 67度的瑞典工業城鎮–Kiruna. 室外雪花還是繼續飄著, 偶爾落在我紅色的外套上, 剛好可以仔細看清楚雪花的結晶形狀, 而室外的景象還是一片的銀白世界

換個地點拍攝, 主角依舊是旅伴, 第三位, 戴著她在愛沙尼亞首都Tallinn 買的特殊照型的羊毛帽(還是在芬蘭的Inari買的, 我有點忘了), 走在全是白雪的世界裡, 照片上看不出來的是頗為辛苦費力的步伐, 那時我們打算從 Kiruna 地勢較低的火車站步行到地勢較高的教堂參觀, 一步步踩在雪地裡又要爬坡, 挺累人的, 而且又很難走快. 忽然覺得有一種高中學物理的體驗–動能, 位能, 作功.

總算看到聞名的歷史木製教堂, 因為是冬天, 又不是週末禮拜時光, 幾乎看不到半個遊客蹤跡. 若不是它的紅色外觀, 這個世界就真的只剩一片灰白了. 旅遊的記憶有許多, 每一個珍貴畫面都成了難忘的回憶保存著, 或許就是這些照片幫我證實了”那一年冬天, 我們在瑞典北部…”

下一次冬天再去拜訪這片白雪世界, 不曉得又是那一年了….

Pureing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分享喜歡的風景

文章: 66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