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ja Volcano 冰島中部火山湖之旅(Iceland)

在米湖的第二天我們參加了一個冰島中部火山之旅 Askja Tour, 早上八點從 Reykjahlid 的旅客服務中心前停車場出發, 目的地是如下圖位於冰島中部山地偏東的火山湖 Askja 以及自然保護區 Herðubreiðalindir. 沿途經過的是未經開發的原始蠻荒之路, 以及許多難得一見的冰島獨特的地理景觀. 所花時間約12小時, 並且全程無飲食場所, 所以你必須自備一天的飲用食物和水. 而 Aksja 地區唯一可見度的只有在一年中的幾個月份, 主要是七八月份, 地面雪溶並道路可以通行時, 車輛行駛 F88 公路轉往 F901 前往 Askja.
(相關行程在 http://www.askjatours.is/ )

Askja 目前有個爭議的名稱是指圍繞在 Dyngjufjöll 山脈中複雜的火山口聚集地區, 海拔1,510 公尺. 通常Askja 面積是 50 平方公尺 Dyngjufjöll 山脈中火山口 Caldera, 火山口的底部高度約海拔1100 公尺, 這個地區大都覆蓋了很原始的火山熔岩 Lava. 在 Askja 的西南方也有一個火口湖. 在冰島話裡,  Askja 指的是盒子, 其領域廣泛的熔岩覆蓋 3681平方公里, 其面積之大難以想像. 火山湖和火口湖的形成是西元 1875年的爆發, 當時還有一個巨大的爆發在較小的 Viti 火山(意指”地獄”). 爆發所產生的火山灰超過其他在冰島的火山爆發, 涵蓋了冰島東部的大部份, 導玫很多農田必須放棄. 最近一次爆發是西元 1961 年, 距今時間不遠.
(以上資料來自: http://en.wikipedia.org/wiki/Askja  和 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38751/Askja)

其實那天對我而言最大的印象就是, “Oh! My God! 這種路也可以開車啊…”, 通常我只在電視影集看過跋山涉水的吉普車, 沒想到巴士也可以做到耶. 而我們搭乘好像是改裝過的大巴士(我自己猜的), 底盤加高, 輪胎加高加厚, 連身材高的西方人站在巴士旁邊, 也只到腰部高度, 沒錯, 就是為了走這種原始的火山熔岩地形, 加上還要涉水渡河, 才需要這樣的改裝後巴士車型.

另外照片上還看到有趣的景象, 就是巴士車頂上的天線, 超長的啦…..大概為了收聽路況廣播吧 ^_^

沒錯, 就是要特製的車輛才能走這趟艱險難走的 F88 公路, 沿途沒有舖柏油路不算什麼, 而車子直接在火山形成的熔岩地形行駛過去, 才叫我撐目結舌. 大概隨著火山噴發的年代遠近, 形成的 Lava 地形也有不同. 有的是大片的 Lava ,崎嶇不平, 有的是滿地碎石灰土, 不管什麼地形, 車子都是一路的往前開去, 前往目的地 Askja. 後來第一停靠站是瀑布, 雖然水量或高度不像其他有名的瀑布, 但這個地方可以看到除了 Lava 之外的地理景貌, 也是頗有特色. 但最好笑的是, 車上有一大團的法國團體遊客, 一下車相同的舉動就是找廁所, 男的實在太隨興, 就地解決, 女的則是拼命往瀑布後找可以遮蔽的地方解決. 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外國旅行團也有”下車尿尿”這個現象.

然而此地是非常的荒涼, 偶爾看到幾隻羊在路邊覓食, 其他的生物幾乎都看不到, 就連植物都難得一見. 不過關於這個地區的故事倒是有好幾個, 曾有罪犯為了躲避追捕到了此地藏匿起來, 還是有探險家深入此地卻一去不回失踪下落不明, 沿途導遊都不斷講述關於此地的小故事, 我想主要原因是這個地方生活條件嚴苛, 一年之中大半是氣候惡劣的天氣, 使得要在此地生存下來極不容易, 包括偶爾看到的幾隻羊, 是少數在這裡努力生存下來的生物, 在幾乎寸草不生的地方要找綠草吃, 還真不容易. 因此到了冬天也是會有因為飢餓至死的羊隻的故事聽聞. (但我始終覺得奇怪, 為何這些羊要跑到條件這麼差的地方生存呢?? 一直是我心中的大問題, 大半時間都是嚴寒下雪, 寸草不生, 一定會餓死的啊..)

行程中唯一看得到綠草的地方就是 Herðubreiðalindir 自然保護區, 大概位於往 Aksja 火山口的中途, 這裡因為有河水灌溉, 所以河岸旁長了一大片的綠草. 並且這裡有一個住宿的小木屋以及健行步道, 提供遊客短程健行並可以在指定的地區露營. 關於 Herðubreiðalindir 這個保護區, 網路上找不到太多的資料, 只知道此處曾有個罪犯藏匿的故事起源於此, 不過我們竟然還看到有背包客騎腳踏車來這裡旅遊, 真是太神勇了, 這段從米湖 Myvatn 到 Askja 火山口的路, 單程就要四個小時, 腳踏車騎在這條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蠻荒之路上, 爆胎的話要怎麼辦呢? 還要準備所有的乾糧飲水以備路途之需, 我只能說太佩服這些西方背包客啦..

如下圖, 坐在綠草地前的木椅上, 剛好可以野餐, 此時遙望遠處的山巒, 倒也挺不錯的. 到了處地, 第一件事就是上廁所啦..真是由衷感謝在這裡建蓋廁所的人們, 旁邊放了一個自由捐獻箱, 我二話不說馬上拿了我身上二枚冰島硬幣投進去, 真的, 有廁所用就不錯了, 還有提供水洗手, 真是太好了. 光想到有人開車把建材運到這裡再蓋成簡易廁所, 就十分難得了. 至少, 我不用想辦法找草堆遮蔽解決了. 這裡的小木屋是可以住宿約30人的, 並且有爐子和廚房, 旁邊有一塊露營地, 此處有提供 shower 設備. 有條100公里四天三夜的健行路線是在此息做休息點, 晚上可以在此休憩過夜, 不過只限每年七八月開放.
(http://www.nat.is/fjallaskalareng/skalar_ffa_thorsteinsskali_herdubl_eng.htm

後來巴士又停在一處河流旁, 據導遊說這條河流下游就是金圈之旅 Gullfoss 的上源, 它的水流速度湍急, 大概是冬天雪水以及冰河溶化後產生的水流, 因為六月底雪水剛溶, 導遊建議我們最好不要靠河床太近以免危險, 我們跟導遊沿著河岸步行一小段, 觀賞這條河水的面貌, 並拍了幾張照片.

後來到了一塊很較為平坦的沙地上, 此處不像之前行駛的大型火山熔岩, 而是較像火山灰的地形, 據說此處地表現象很像月球, 當時美國登上月球的太空飛行員曾到冰島此地培訓過. 大家趕緊摸了摸地上的沙子, 不少人都彎腰拍攝地下沙礫留下紀念.

站在此處向四周望去一片荒蕪, 除了面前的公路之外, 在西元1907年時曾有兩位德國科學家到此做研究, 不久人失踪這片荒蕪之中, 後來其中一位的妻子不願意相信自己丈夫己經可能死亡的消息, 還組了一支探險隊伍搜索, 但也始終無法找到任何可能的生還跡象, 最後她不得不相信她丈夫死亡在這片荒涼大地之中. 因此, 此地每年除了七八月慕名而來的遊客, 和熱愛冒險的探險家, 其他時間都是沈默地渡過一年其他月份, 除了一些在此生存的羊隻.

總算巴士行駛到 Askja 火山口的入口, 下車走路囉!! 導遊說三週前這裡的降雪才停, 地上還是有殘雪未退, 你必須踩過厚厚的殘雪步行走向 Askja 火山口, 其實走路不累, 但走雪地, 很累的, 尤其是走別人踩過的雪地, 更累. 雖然照片中還是有沒有積雪的火山岩地形, 但為了安全, 還是建議踩在插有指標的雪地步道上, 至少那是 safe 的. 我們出發前往 Askja 那一天, 米湖變天開始下雨, 在搭車途中天氣是陰的, 偶爾落下點小雨, 但到了 Askja 時, 天空幾乎完全看不見, 只見白色的天際和地上白雪和遠處火山.

走著走著,  告訴你, 紫外線超極強的啦, 雖然是陰天, 但這裡是一千多公尺的火山區, 加上雪地, 紫外線反射超強的, 我的多層膜眼鏡鏡片全變黑啦! 只是雪地走起來好辛苦唷, 一不小心沒踩好會滑一跤, 那個火山湖怎麼那麼遠啊, 走都走不到, 人家我昨天己經走了很多路了耶..總算差不多走近半小時後, 抵達目地的–Askja 火山口.

耶…太陽出來啦…真棒啊…讓我不再照到陰暗沒色彩的火山湖. 嗯..站在火山湖的上方趕緊拍一張吧!

再往前去, 己經不少遊客蠢蠢欲動, 沒錯, 他們要爬火山湖. 在前方一堆人在那裡準備朝下方火山湖往下爬.

果然, 有人開始爬火山湖啦…呵…那我呢? 很抱歉, 我不想爬, 昨天米湖爬火山的記憶猶新, 這個火山湖坡度更陡不說, 而且周圍有積雪結冰, 因此爬它的困難度更高了…於是, 我可不想再做第二次傻瓜, 我還是待在上面看看就好了.

果然爬下去的人, 都是身高腳長的人居多拉, 我往湖面向下拍, 己經有人順利爬下去了.

同行旅伴還是有兩個勇者, 其中一個爬一半就打退堂鼓, 因為真的太陡了, 對於腳短的我們, 實在有點恐怖啦! 而另一位成功抵達火山湖底的旅伴是男生, 身高和西方人差不多, 腳長就是一大優點啦. 我呢? 坐在火山湖上方的砂堆上, 吃我的食物啦! 雖然這一天都在搭車, 可是在 Lava 上坐車, 一直震來震去, 搖來搖去的, 也會累的. 雖然太陽出來了, 但氣候還是冷風直吹, 害我吃白水煮蛋時都不好剝蛋殼, 我的手凍得有點僵硬, 後來鼻水還開始流, 真是太冷了. 氣溫呢? 大概是5-8度吧. 

看看下面泡火山湖溫泉的遊客, 只覺得他們好神勇唷, 據下到火山湖的旅伴說, 湖水溫度並不太高, 只是微溫, 這些遊客在寒風脫掉衣服下去游泳, 待會兒還要爬上來, 真是太厲害了. 雖然我很羨慕, 但想到爬陡坡, 嗯.., 敬謝不敏了. (後來看到一塊告示牌上寫著, 那個火山湖叫 Viti, 湖水深 60公尺, 水溫只有攝氏22度..哇..這樣的水溫游泳, 只有不怕冷的西方人做的到)

下面的地圖是我從告示牌上拍下來的. 左上方就是出發點 Myvatn 米湖, Askja 就在正下方. 直線距離應該只有一百公里多, 但這種路程可是要走一天來回的時間才夠. 

最後巴士回程時, 在另一個小木屋營地暫停片刻, 這個地方四周幾乎也是一望無際的沙塵, 除了一個小型山谷瀑布, 值得一提的是山谷旁的石頭竟然有比重很輕的浮石, 用手輕輕一揑就碎了, 浮石的成因是岩漿急速冷卻時, 氣體逸出所形成的多孔狀岩石, 顏色極淡. 真是挺有趣的, 這是我第一次看過這種石頭. 於是, 我的 Askja 火山湖之旅到此接近尾聲, 一天的行程, 雖然大都在搭車, 但沿途看到的難得一見的原始自然地形面貌, 永生難忘. 我的冰島之行到此也即將接近尾聲, 這十多天的行程, 看過各式各樣的自然生態和地形景觀, 真是超乎我想像多的收獲滿滿

Pureing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分享喜歡的風景

文章: 66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